上白泽律

公爵兽真的好可爱啊(///▽///)

记我大学时代那十三个帅比(四)

公爵这几天请了病假,没人来烦我的几天简直舒爽的不行。
学委这几天特别殷勤天天往男生宿舍楼下跑,我把从小姑那里得来的公爵喜欢什么和可能喜欢什么列张单子给学委,助她早日攻略公爵。
赶紧成吧赶紧成吧,成了学委就能请我吃饭了。
“你就不去找小红莲谈谈?”某天上课坐我旁边的剑皇传纸条给我“小红莲这几天可伤心了,呆毛都立不起来了,你的那杯奶茶到现在都没喝完。”
“你回去告诉他别喝了,想喝的话找我,我请。”
“…这是重点吗?”
“咋不是,这要传出去多掉价。除非公爵以后不找女朋友了。”
“……你还是找小红莲谈谈吧。”
“行啊,明天下午咖啡馆,我在那等他。”
明天宿舍大扫除,四点之前不让回,正好让公爵顺便把英语作业借我一下。
咖啡馆
“亲爱的公爵同学,首先呢我要向你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在食堂这种公共场合摔你一跤,给你形象抹黑了。其次,剑皇说你那杯奶茶喝了几天都没喝完,所以我决定了,以后你的奶茶都归我了,想喝就来找我啊。”
“说完了?”
“嗯,说完了。”
“你就不想说一下你为什么不想做我女朋友吗?”
“我不喜欢你啊。”
“我也不喜欢我那五十七个女朋友啊!”
“毛主席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我不想耍流氓。”
“你已经耍了。”
“偶尔耍耍,不碍事。”
“我是认真的,所以也请你认真起来。”
“我是认真的,我就是在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这辈子认准一个人就不改了!”我握住公爵的手“你们很帅,很优秀,能和你们做同学是我大学里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但是你知道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你们离我太远了。我甚至觉得,等我们一毕业你们就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了。所以…”
“你……”
“我知道你们不是普通人,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没有那个父母会蛋疼到给自己孩子取'究V''颅骨''公爵'这么蛋疼的名字的。除非不是亲生的。”
公爵一脸扭曲“我的名字很蛋疼吗?”
“作为正常名字来说很蛋疼,所以这肯定是代号!你们说不定是那个国际组织的间谍/杀手/特工,从小就接受训练,对,被阿尔法的妈训练。其实她也不是阿尔法的妈,只是对外称她是阿尔法的妈。结果等你们长大了接任务了上头才发现你们因为从小就封闭训练导致缺乏社交能力没法完成任务所以把你们送到我们学校让你们和同龄人接触学习。你别说你们组织的名字我才19岁我还年轻我还没吃够!”
“你想的有点多…”
“多就多吧,总之我想说的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就是我失恋了而已。”公爵耸了耸肩。
“不怕不怕,失恋了就再找一个。”我拍拍公爵的肩“你看学委怎么样?虽然矮了点但是人很温柔的。”
“为什么你总把我往她那推?”
“因为学委说了,你俩要成了就请我吃饭。”
“原来在你心里我还不如一顿饭?”
“不如。”
“……”
我读的是专科,大学一共就三年。整个大三基本都在外面实习,很少听到帅比团的消息。
毕业典礼上看见他们了,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照完毕业照后,公爵把我拉到一边说要和我单独照一张。
“为啥?”
“喝过我咖啡的人不少,但你是第一个只躺了三天还没去医院的人。”
感谢地沟油苏丹红毒奶粉以及走到那都能吸到的雾霾君们!感谢九年义务教育三年你不跟老师补课就考不上好学校教育!感谢每科都能让我写一个多小时的家庭作业!没有你们也就没有我这强健的身体!
“就算是感谢你舅爷爷这几年的照顾吧。”
哎呦真不愧是会长大人这都猜出来了。
“二人转是个好东西,以后你要多唱!”
不用不用谢谢。
“我就算不算头发也比你高!不信你过来量!”
小金矮,你妈妈没教过你不要睁眼说瞎话吗?
“实话说,我活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你这么不美丽的人。”“……”
卧槽剑皇这都毕业了你就不能说我点好?!
“这世上能跟我们一桌吃饭抢菜的人寥寥无几,我很钦佩你的勇气。”
…哎呦这浓浓的我是脑残苏文男主角的味道。
“祝君顺利平安。”
谢谢谢谢,也祝你顺利平安。
“其实雪碧鸡翅还可以,但我还是爱吃可乐的。”
没问题,等下次见面请你吃芬达鸡翅。
“睡友,再见!”
再见!
“不用一直喊我小天使啦,我没有小金可爱的。”
不不不你就是小天使!
“哼!”
……哼。
“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吗?”我看向公爵。
“嗯…”公爵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祝你幸福吧。”
“公爵我发现你越来越low了。”
“……”
“实话。”
“……”
就像我说过的一样,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们。
那张照片被我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每次看到它都会让我想起原本不怎么期待的大学生活会这样的精彩丰富。
假如人生就是一桌菜,幸运就是喜欢的菜,不幸就是不喜欢的菜。但是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那些菜我们都要吃下去。不喜欢的味道可以用喜欢的味道掩盖,而喜欢的味道可以来细细品味。我将那段回忆当作一道好吃的菜,它的味道足以让我回味一生。
P.S:虽然到现在他们在我心里都是脑残苏文的男主角。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