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白泽律

公爵兽真的好可爱啊(///▽///)

记我大学时代那十三个帅比(二)

我开学一个月,帅比团红遍全校。(我们学校三个校区,还有一个在海边)一个学期结束,帅比团红遍大学城。
总的来说吧,一个字,帅!分着来说吧,理由五花八门。
就拿公爵来说,他一个学期谈了二十八任女朋友。上至大四学姐下至大一学妹,甚至连新来的女老师都不放过打算来几段轰轰烈烈的师生恋。就是被学校制止了。我还记得导员是怎么跟他说的“公爵同学,虽然现在提倡自由恋爱但还是请你收敛一下行为。校方已经决定了,如果你和老师谈恋爱,谈一个留一级。”
还有奥米加,开学一个星期就用三道题把院学生会长拉下来了。开学一个月,这位大哥嫌不够刺激就又用三道题把校学生会长拉下来了。(干得漂亮)
至于其他人,艾克萨是睡出名的。斯雷普是人妻出名的。玛格纳小金毛是萌出名的。究V在运动会上以两分三十二秒的成绩夺冠三千后一举成名。据本人说还没拿出全部实力。
我觉得我应该重点说一下杜夫特君,他这一学期过的简直惨不忍睹。坛子上有人统计了一下:路过篮球场二十七次,被球砸二十七次;路过足球场十六次,被球踢中十六次,其中中头七次中脸两次;被鸟屎砸十二次。饭里吃出虫子三次;被当错人找茬/告白三十七次;收到的情书中有三分之一不是给他的;被车撞三次,不过万幸都躲开了。期末考完试后,学院单面给他发了一面锦旗以及三千块钱慰问金鼓励他的坚强勇敢以及对生活的不拋弃不放弃。
————————
我的专业是旅游,每年大一升大二的暑假院里都会让我们出去'涨涨见识',今年选的是黄果树瀑布。我们学校寒假长暑假短,暑假七月下旬才放,不过我们院考试早,中旬就考完了,所以每年都会选在这一个星期外出。
学院给我们出路费住宿费门票费,吃住肯定都是一般水平<––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想法,正常情况也应如此。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
当地有家酒店店庆,杜夫特抽到了他们的免费券。结果我们这八十多个人吃住都免费了。
颅骨给我们讲了一下发生的经过,当时杜夫特抽到奖券时拿着奖券愣了一会儿。一边的服务人员正微笑把他往里请时杜夫特抬头问了句“可以带人吗?”我猜酒店经理以为杜夫特要带的人是颅骨所以答应了,结果没想到杜夫特带来的是我们八十多个人。所以我们现在能在才能吃饱喝足舒舒服服的泡温泉都是因为大度的经理和帅气的杜夫特君。
感谢杜夫特君!
第一天的'长见识'结束,走了一天的我们现在只想好好大吃一顿。
不过真不愧是剑皇能看上眼的酒店啊,鲍鱼龙虾也就算了居然连锅包肉都能做诶!
酒店给了我们一个大包房,真的很大,能坐下一百来人。桌子椅子摆好后我们都很自觉地帅比团单独放一桌。
我和我的室友们坐在一起挤了半张桌子,可等我上完一趟厕所回来我的位子就没了!我抬头瞟了眼,哦原来是同一桌对面的有两位一班的同学宽度太长把我的位子挤没了。(……)好在,及时发现问题并及时解决没有耽误大家吃饭时间的班主任机智的把我塞到帅比团那桌了。(……)
“哟,大家好啊…”我干巴巴地打了声招呼。
混的比较熟的究V表示欢迎;玛格纳小金毛一副'再叫一个小金毛你试试';剑皇毫不掩饰地表示很嫌弃我不美丽,杜纳斯老样子什么都没说(他就在那看剑皇);颅骨依旧那么绅士的打招呼;斯雷普扶着艾克萨有点尴尬(?)地朝我点点头;杰斯小天使朝我摆摆手;顽固大爷就哼了一声;杜夫特君没理我,阿尔法低头喝咖啡也没理我;坐我右边的奥米加轻点了一下头,左边的公爵…不理他!恩爱狗天天就知道秀秀秀!
服务员陆陆续续地上菜,然而这几个人一点动筷子的反应都没有。
别的桌都吃上了,他们不仅不动筷子还在那里瞅来瞅去!瞅瞅瞅就知道瞅!爱吃不吃没人吃我吃!饿死你们算了!
于是我夹了一只鸡翅。
就在我夹上鸡翅的下一秒钟(还没放盘子里),十三个人齐齐动手,桌子上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就在我愣神的那一瞬间,桌子上的食物就少了一大半!
“卧槽!”我怒吼一声加入了抢菜大军行列。
平时你们嫌弃我就算了,但是抢吃的,不能忍!
在桌子上最后一菜被抢后,第一轮抢菜大赛告一段落。我看着堆满盘子战利品沉思,应该能吃个半饱吧?
享用食物的愉快过程中我抽空看了眼其他桌,欢声笑语好不和谐。在看我们桌…跟鬼子进村了似的。
随着服务员推门上菜,第二轮抢菜大赛即将拉开帷幕。然而这次上的菜却是今晚的硬菜之一的–––––大龙虾!
龙虾的身体被切成了六块摆放在盘子里,上面淋上了浓郁的酱汁,诱人的香气在开门的一瞬间就布满了整间屋子。龙虾的脑袋钳子和尾巴也被摆在盘子上,那微微翘起的钳子仿佛在向我们招手。
然而龙虾只有六块,也就是说只有六个人能享此荣誉!我算知道了为什么之前他们在哪里瞅来瞅去了,怪我心思太单纯。
“预备,抢!”随着班主任一声令下,十四双筷子一起伸向了龙虾君。
混战中,究V率先抢到了一块。杜纳斯也抢到了一块,但是分给剑皇了。艾克萨也抢着一块,和斯雷普一起分了吃了。杰斯小天使也抢着一块,孝敬给顽固大爷了。阿尔法抢着一块,看了半天分给了奥米加一半。最后那块让公爵抢着了。
我抬头看向颅骨和杜夫特,可怜的我们三个难兄难弟连一块龙虾都吃不着…我就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夹了一块龙虾钳。
龙虾壳有点硬我敲了半天它都没有漏点缝。无奈之下我只得求助于他人。
余光一瞄,公爵笑眯眯地看着我,一脸'求我啊求我啊求我我就帮你弄开'。于是我毅然决然的去找奥米加了。
“奥米加,帮我弄开我分你一半。”
奥米加抬手'刷'的一下,龙虾钳从中间一分为二。“谢啦。”我夹起一半龙虾钳放到奥米加盘子里。
下一秒就听剑皇在那里笑一块钳子能有多少肉。于是我用筷子从壳里拨出能有我一半拳头那么大的肉狠狠打了他的脸。
龙虾钳:实力打脸。
就这样,我一边心满意足地吃龙虾一边看他们抢另一只龙虾钳。
看来大家都干劲十足嘛,毕竟虾钳肉很大嘛…噢噢噢要抢到了要抢到了!哎呀被抢走了…公爵你都独吞一块了就不要在跟其他人抢了嘛艾克萨不准用手!啊啊啊飞起来了!
飞起来了!往我们这边飞了!!
“奥米加!”
又'刷'的一下,龙虾钳精确的一分为二一半落到我的盘子里一半落到奥米加盘子里。
“Cool !奥米加!Give me five!”我伸手要和他击掌。
但是奥米加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击掌啦,来,把手给我。”我拉过他的手,五指摊开成击掌形,然后拍了一下“Yeah!”
“这是什么意思?”奥米加一脸若有所思。
“合作愉快,或者打招呼庆祝胜利,多适用于朋友搭档之间。”
“纳纳,”剑皇伸手“Give me five。”然后杜纳斯面无表情地拍了一下。
看来恩爱狗名单里得再加两人了。
第三轮抢菜大赛开始不久我就吃饱了,盛了一碗菌汤边喝边他们抢菜。结束后我拽拽奥米加的袖子问道“奥米加奥米加,为什么阿尔法只喝咖啡不吃饭啊?”
“不用管他。”
“哦…”我应了一声刚要回头,阿尔法就举着咖啡杯问我“想尝尝吗?”
“可以吗?”
“当然。”
阿尔法话音一落,四周的氛围瞬间就不对劲了,连目光一直都没从虾钳上移开的小金毛都一脸同情的看着我。
“怎、怎么了?”
“阿尔法的咖啡是根据他独特的口味自己调的,你不要喝。”奥米加一边瞪了阿尔法一眼一边解释道。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会长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第二天早,我们收拾完准备下楼的时候阿尔法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
“这是…?”
“咖啡啊,我刚泡好的。”阿尔法竖了根手指“小声点,我可是趁奥米加不注意偷偷跑出来的呢。”
看着阿尔法亮晶晶的眼睛和一脸期待的表情我没忍心拒绝。又因为要到时间了于是我就一口干了。
这一干,就让我上吐下泻躺了三天瘦了一圈回家我妈还以为我受了什么虐待硬要给老师打电话。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