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白泽律

公爵兽真的好可爱啊(///▽///)

昏暗世界

当我刚从传送阵里出来时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有意思的是,这个感觉不是来源于某个人而是来源于这个世界。
一般来说,能给人这样感觉的世界都快死了。
嗯,这个世界很需要拯救。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黛尔蒙德只给了我一句话:往前走。
这叫什么任务指引啊!
不过这种情况出现很多回了,有时连指引都没有,我就姑且按她说的向前走试试吧。
我往前走了很久,久到烧断了十根魂香。一根魂香两个半小时,我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了。可这一天一夜里,天空依旧是一片灰黄,没有白天黑夜。放眼望去,这片大地上什么都没有。
真不愧是个快要死的世界。
我真的很怀疑这个世界到底还有没有活的东西了。
不,一定有。因为这个世界还没死。只有最后一个活着的东西死亡这个世界才算真的死了,尽管它现在变成了一片荒芜可它还没死。
既然没死,那就能救。
我燃起了第十一根魂香,继续向前走。
当第十一根魂香熄灭,我终于看到了别的东西。
一座山。
高耸入云,巍峨无比。
只可惜,是座死山。
当第十二根魂香熄灭我走到了山脚下。在山脚下,我见到了第一个这个世界上还活着的东西。
那是一个女孩,穿白衣的女孩。那姑娘外表普通但她身上的光芒却照亮了这昏暗的世界,在她的身边,那座死山像活过来了一般。
真不愧是生活在濒死世界的人类,她应该是这个世界最后的生命之一了。
那个姑娘看到了我很惊喜:“我从村子里出来这么久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
“你也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我笑了笑,“你要去哪里?”
“往前走。我要到神那里去。”
“神那里?”这个世界都快死了居然还会有神存在,真是不可思议。
“是的,再往前走,穿过七条大河,翻过七座高山,神就在第七座高山的山顶上。”
“你要到神那里做什么?”
“我要拯救我的村子,只有神才能拯救我们。”
“你见过神吗。”
“没有。”
“你连神都没见过你怎么知道神一定存在。”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傻姑娘,求人不如求己。”
在这个世界,与其将希望寄托在飘渺的神上,不如想想怎么活的久一点。
“神是存在的。”姑娘摇摇头,很认真地道:“在这个世界还没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有很多人登上了第七座大山,他们见到了神并且实现了愿望。”
“可当这个世界变成这个样子时,出发去找神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女孩垂下头一脸哀伤,“村子里只剩我可能会见到神了,如果我见不到神,我的村子、我的亲人都会死。”
就算你见到神了,他们也会死的。
但真相太过残忍,我没忍心告诉这个坚强善良的女孩。
“过七座山七条河可是很远的,我会飞,我带你飞过去。”
“不行!”女孩拉住了我,“我们得走过去。”
“走过去?你的亲人等不到那个时候的。”
“那也得走过去。”女孩目光非常坚定,“只有这样神才能听见我的声音。”
“好吧。”我拗不过她,只好跟着她一起走。
当我们翻过第一座山时,一条大河挡在我们前面。
令我惊奇的是这条河居然在奔腾。
这条河,还活着。
“我们得…游过去?别啊!”我哀嚎,“我不会游泳啊!”
“不用,我们走过去。
女孩微微一笑,她做出了祈祷的姿势,然后我听到了一个非常古怪的音律。
音律来自女孩,她在唱一首我听不懂的歌。
歌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本土语言,我没学过听不懂也正常。女孩的声音很好听,她认真祈祷的样子还为这首歌增添了一丝神圣,可我就是怎么听都感觉别扭。
但是细细去感觉却又什么都感觉不到。
这种感觉真是讨厌。
然后我放弃了刨根问底,钻牛角尖也钻不出什么,就算这音律会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也不用担心,濒死的世界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
结果我下一秒就被打脸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一首古怪的歌,他们居然将一条宽不见头的大河从中截断露出了一条可以两人并行的通道!
“这…开玩笑呢吧……你就唱了一首歌就…”
“这不是歌。”女孩道:“这是沟通神与灵的语言。”
在女孩的说明下我渐渐明白了,那是这个世界神与灵的语言,而且这种语言说不出口只能唱出来。女孩用这种语言沟通了河灵,将我们的诉求唱给了它。然后河灵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将河水断流给我们提供了一条通道。
一个普通人能与灵沟通,行吧,我接受。
我们继续向前走,当走到第二座山的山顶时,我们过不去了。
第二座山像被人劈开了一样,万丈沟壑横在我们面前。
“看来你的神不想见你。”我摊了摊手。
女孩没理我,她又唱起了那古怪的音律。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这座山明明已经死了,她就算再怎么唱也传不到山灵那里。
然后我又被打脸了,在古怪的音律下,山壁上枯萎的藤条重新焕发生机,它们伸展缠绕,连接了两侧山崖,构建了一座桥。
现在我终于知道这音律为什么别扭了,因为那音律里充满了生机,而生机是这濒死世界里最格格不入的东西。
我在行走的一天一夜里适应了这个世界的死,所以在面对生时会感到不适。
原来这音律只是让我感觉新奇,现在可以把它列进我的研究列表里了。想想吧,这可是一个普通人就能掌握的复活术啊!
当我们走到第四座山顶时女孩停了下来,
“我们已经走了一半路程了。”
嗯我知道,我点点头。
“下半程很关键,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我希望你不要打断我。”
“比起那个,你走到现在滴水未进,不需要休息一下吗?”
“不,这七座山七条河是神对我们的考验,现在停下就前功尽弃了。”
“那需要我帮忙吗?我帮我的,你走你的。”
“接受帮助也是不行的。”
行吧,我耸耸肩,等你脱水昏倒时就由不得你了。
女孩双手握在一起又开始唱那复生音律,我猜这次她是唱给神的。
当第六十九根魂香熄灭,我们终于走到了神殿前。
下半程路,女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一路唱到神殿前,她唱坏了嗓子,唱垮了身体,眼窝深陷皮肤干裂,但是她的眼睛依旧明亮,她的意志依旧顽强。
她跪在神殿前,嘴唇艰难地开合着,眼里的光芒愈发明亮。
到了这个地步依旧相信着神,真是个蠢货。
不过到了现在,这个神也应该出来了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神殿里突出传出了歌声。
那也是复生音律,但是“歌词”和女孩的有些不一样。
女孩身体一抖,喜悦之情难掩于表,她马上回唱了几句然后转头对我咧着嘴笑。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神回应你了,她答应你的愿望了,现在你可以让我治疗你了吧。”我没等女孩说话就在她额头上写了治愈的符文。
“治愈”啪地一下碎进了女孩的身体里,绿光闪过,女孩干枯的身体恢复到了我们刚见面的时候。
估计是没见过这种治疗方式,女孩愣了一会儿才对我说谢谢,她的双眼里满是激动,完全失去了从容和淡定。
“门开了,走吧,去见你的神吧。”我轻轻推了她一下,没再继续逗她了。
女孩激动地点点头,然后她拉住了我的手,她拉着我一起走进了那座神殿。
神站在神殿中央的神坛上,锦衣华服,光鲜亮丽。她对着女孩张开双臂,脸上是慈爱的微笑,眼里是赞许的目光。
见到神的那一刻,更准确说是踏进神殿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该做什么了。
我得杀了她。
杀了这个神。
因为她是造成这个世界走向死亡的元凶。
虽然她外表光鲜,但是她的周围围绕着层层黑气。
黑气源源不断地从她身体里冒出来,扩散到神殿的每一个角落,当神殿容不下时又沿着缝隙飘到世界各处。我们进来时神殿里的黑气刚好全都飘散出去,然后这个世界又暗了一点。
那污染世界的黑气是什么?
那是绝望,神的绝望,其中还夹杂着各种欲望。
神实现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的愿望,将他们的欲望接纳,然后给予许愿者想要的希望。
每个许愿者实现愿望后都高高兴兴地走了,从来没有人关心过神。神不能离开神殿,她看着一个又一个许愿者离开,没有人思念过她,也没有人对她伸手邀请她一起走,对他们来说神只是实现愿望的道具。
不光是那些许愿的人啊,神对这个世界来说也只是个道具啊。因为神承担了绝望,所以得到希望的人们更加幸福了,所以这个世界的根基更加稳固了。一人承担万人绝望,所以那人成为了神,但从来没人问过那人的想法。
在这个世界,神只是维持世界平衡的消耗品而已。
所以神会绝望是理所当然的吧。
如果我现在杀了神,这个世界就会因为没有承担绝望的零件而马上崩溃,所以……所以这个女孩是世界早就安排好的,我和她的相遇也不是偶然。
她命中注定会成为神,她必须成为神。
啊,突然不想救这个世界了,这种世界消失了会更好吧。
虽然如此,可是我没得选啊。
“你干什么!”我拉起了跪在神坛下的女孩,被打断和神“对唱”的女孩有些生气。
“我有些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在那之前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想要你的亲人活多久。”
“诶?活多久?嗯……当然是越长越好啦,虽然我想他们活到一百岁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寿终正寝就好吧。”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不光他们,还有你 ,还有这个世界。”
女孩歪了歪头,一脸迷茫。
“好吧…”我叹口气,和她共享了视界,“看到神的真正样子了吗。”
女孩眼中泛出了泪花,身体不断颤抖起来,她捂住嘴,带着哭腔地喊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神会……为什么啊!”
能拯救自己的人却是造成自己不幸的元凶,以为自己得倒了拯救却发现自己得到的只是一场美好的梦,希望到绝望的落差比天堂到地狱的距离还远。
撕开美梦将血淋淋的现实摆在她面前的我真是个混蛋。
“办法是有的。”
女孩眼里又燃起了希望。
“杀了神。”我看着那缕希望,冻结了自己的感情:“她是黑气的源头,只有杀了她才会停止对世界污染。”
“她死了以后,这个世界需要新的神,这里只有我和你,我是按世界的要求来拯救它的,所以你…将代替她成为新的神。”
女孩看着我没有说话,我也看着她继续说道:“这是唯一的办法,就算你不愿意也无可奈何,因为我会杀了神,然后亲手让你成为神。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我将亲手拯救这个世界,也将亲手把你推进绝望的深渊。
我拿出了我的长枪,从女孩身边迈过,将枪刺入神的心脏,让女孩成为新的神。
按照剧本应该是这样发展的,但是当我经过女孩身边时她突然拉住了我。
她拉住了我并从我手中拿走了枪。
我的枪很重,因为有契约我才能拿得起它,可女孩只是个普通人,她没有强大的力量也没有坚韧的身体,可她就是拿起了我的枪。
女孩一步一步走上神坛走到神的面前。
神坛上,神依旧是那副慈爱的面孔,她微笑着看着女孩,直到女孩举起枪插入她的心脏时都没变。
可她流下了一滴泪。
眼泪落到的地面上消失不见,就像神在死的那瞬间变成的飞灰一样。
然后女孩将我的枪放在一边,站在了神的位置上。
当她站在那上面的那一刻,一缕阳光照在了她身上,数不清的绿藤快速地爬满了神殿的墙壁,接着,新叶抽芽,绿藤开花,这个世界正以女孩为中心快速地活过来。
女孩站在神坛上向我微笑,那笑容和神的一样又不一样。
“你这个笨蛋!”
女孩像我吐吐舌头,一副小阴谋得撑的得意样子。她对我伸出了双手,一个绿色珠子出现在了我面前。
“居然给我这么贵重的东西……真是的……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这是谢礼,谢谢你陪我走了这么久还治好了我。”女孩眨眨眼睛,“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了。”
“如果你后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有什么可后悔的呢?我从始至终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拯救我的村子,现在我做到了。”
“以后会有数不清的欲望缠绕在你身边,它们会侵蚀你会毁掉你,你的精神会越来越脆弱,它们会突破你的防线占据你的灵魂,你将变得不是自己,变成一个只会报复所有人的疯子。那时候,你会毁掉世界包括你的村子,这样你也不后悔吗。”
“等到那时候,会有新的神来代替我吧。那个时候的我一定知道成为神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了,可能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吧。”女孩望着天空,像是许下了什么誓言,“但是,要让别人牺牲自己来拯救我的话,这种事想想我都觉得很生气啊。”
“要是真的到了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请你再来拯救这个世界吧。”女孩收回了目光,笑道:“不过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我们就此两清啦。”
就在我们谈话的时候,这个世界完全复生过来了,黛尔蒙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世界修复以完成,修复者4950号回归。”
“我走了。”
“嗯,再见。”
当我走进通道确定女孩看不见的时候,我勾起嘴角扯起了一个微笑。
这是你说不让我来我就不来的?等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和一个合适的替死鬼的时候,就把这个混蛋世界给灭了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