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玄

公爵兽真的好可爱啊(///▽///)

(脑洞)皇家奶爸团

阿尔法兽双手捂着脸坐在圆桌的一边,奥米加兽面无表情抱着一个约四五岁的人类萝莉站在圆桌的另一边。
这就是公爵兽迈进会议室时看到的诡异一幕。
他僵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说什么却觉得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最后他吱唔着,终于憋出了一句“…恭喜?”
奥米加兽瞬间面若死灰。
“红莲你站在会议室门口干什么呢?怎么不进去啊?”身后传来究极V龙兽的声音。
公爵兽被推进了会议室,然后这幅诡异的画面就呈现在究极V龙兽的面前。
究极V龙兽一脸茫然,他愣了一会儿然后断断续续道“…百、百年好合。”
奥米加兽的眼神瞬间死了。
第三个到会议室的是杰斯兽,他刚到会议室就见公爵兽和究极V龙兽一左一右把门口堵的严严死死的。
“前辈,你们怎么了?”
听到杰斯兽的声音,公爵兽和究极V龙兽让开了身子让杰斯兽看见这诡异的一幕。
杰斯兽:???
抱着萝莉的奥米加兽和一脸木然的公爵兽究极V龙兽看着杰斯兽,看看这位皇家骑士中最年轻的骑士能说出什么惊天之语。
在这诡异的氛围和三位前辈的目视压力下,杰斯兽紧张的连身后的剑灵都窜起了小火苗。虽然紧张地快要说不出来话,不过他还是不负众望地喊出了“师父!!!!!”
杰斯兽方了,杰斯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别说杰斯兽不知道该怎么办,顽固兽都不知道干怎么办了。别说顽固兽不知道该怎么办,所有皇家骑士都不知道干怎么办了!
大家看着奥米加兽,希望他能给一个解释。
“你们别问我…”奥米加兽有气无力“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奥米加兽进来时阿尔法兽就以那个姿势坐在那里了,面前的桌子上还有个在自己玩小萝莉。看到他进来后小萝莉眼睛一亮,从桌子上下来哒哒哒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的小腿。光抱还不够,小萝莉手脚并用,趁着奥米加兽还没反应过来爬到他的肩膀上去了。
然后就是公爵兽看到的那一幕了。
于是大家把目光集中到了捂着脸的阿尔法兽身上。
沉默了半响,阿尔法兽才颤着声音道“这孩子是伊古德拉希尔…不…应该说她是伊古德拉希尔的人间体…”
“阿尔法你在开玩笑吗!一个人类孩子怎么可能承受得了伊古德拉希尔那么庞大的数据!”
“只是一小部分不是全部…”阿尔法兽用手指比了一下“就这么一小点…”
“把数据分到一个人类孩子身上,伊古德拉希尔想干什么?”
“去问伊古德拉希尔!”阿尔法兽的脑袋重重地磕在桌子上,浑身散发着颓废和哀怨的黑气“别来问我!”
阿尔法兽什么性格大家都知道,这种情况一般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可现在…
难道说…皇家骑士们彼此对视了一眼,难道说这孩子真的是阿尔法的?
八成错不了!这孩子是金发,阿尔法的人间体也是金发!
抱着对同僚的尊重,皇家骑士们去找伊古德拉希尔了。
“这是一个实验,目的是为了收集并分析人类成长的数据。”伊古德拉希尔道“因为此前有人类被数码兽养大的例子,实验又分成被人类养大和被数码兽养大两个部分。”
被数码兽养大?皇家骑士们心里突然升起了股不祥的预感。
“也就是说,我的骑士们,恭喜你们荣升为‘我的’奶爸。”

写完感觉自己脑子有病……

铲屎官阿尔法

1、
夭寿啦!奥米加兽变成喵了!!!
2、
事件的第一发现者是公爵兽。
那天他早上遛了一圈没有看见奥米加兽,挨个问过去之后发现也没有人看见奥米加兽。最后,找了一圈没找到密友的公爵兽抱着‘说不定奥米加还没起’的可笑想法推开了奥米加兽的房门…然后他就在自家密友的床上看到了一只白色的小喵。
3、
一只白色蓝眼的小喵,十分乖巧,十分可爱。
至于为什么它会被确定是奥米加兽…
那是因为小喵的两只前爪一只是黄色一只是蓝色。
怎么看怎么都是奥米加兽。
4、
公爵兽把奥米加喵抱到大厅的时候,其余的皇骑都炸锅了。
“这…这是奥米加?!!!”
奥米加喵被一众皇骑围在中间,蓝汪汪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无奈。它不想说话,因为一开口就是“喵。”
“噢噢噢他叫了!他叫了!!!”
你们是没见过喵还是怎么地。
5、
最初的兴奋过后,大家齐刷刷地盯向了杜夫特兽。
“看我看什么!我又不是猫!”
“你不是狮子吗。”“都是猫科动物。”
“谁说猫科动物就听得懂猫叫了!”杜夫特兽炸毛了。
6、
经过半天的相处皇骑们找到了和奥米加喵相处的方法。
可以摸可以抱不能挠下巴,可以挠肚皮但只能公爵兽挠。
“不公平我也要挠!”究极V龙兽飞扑过去。
“滚!”公爵兽一脚踹开他“自己爪子多尖自己心里没数吗!要挠先把爪子磨平再挠!”
7、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公爵兽指着奥米加喵尾巴根的两只小圆球问道。
脾气极好任揉任摸的奥米加喵只要被碰到那里就会暴躁的不行,这让公爵兽有些担心。
“哦,那里是…”杜夫特兽的眼神有些飘。
“是什么?!”
“嗯…”思考了一下的杜夫特兽决定说出来“是猫蛋蛋。”
然后查询了一下猫蛋蛋的大家都囧了。
8、
和平的一天过去了。
第二天,大家发现顽固兽怀里抱着一只乳白色的小猫。
“臭小子变成猫了以后还挺可爱的。”
9、
一个星期,皇家骑士们陆陆续续都变成了猫,最后只剩下了杜夫特兽和公爵兽,诺大的神之领域变得‘冷冷清清’,只有一群‘喵喵喵’。
“想我堂堂皇家骑士居然沦落到给一群猫铲屎的地步!真是可笑!”杜夫特兽愤愤不平,一用力,弄断了铲子底下的一截屎。
然后第二天,他也变成猫了。
10、
公爵兽找到杜夫特喵时并没有反应过来杜夫特兽也变成猫了,他还以为他是变小了。直到抱起杜夫特喵时被它挠了一脸才反应过来。
11、
“皇家骑士就剩我一个了啊……”公爵兽坐在地上抬头望天,一脸的悲痛欲绝。
然而他现在怀里抱着奥米加喵,头上趴着斯雷普喵,左肩膀上坐着颅骨喵,还时不时注意一下抓着他‘呆毛’荡秋千的究V喵和剑皇喵。
你这那里是悲痛欲绝!你这明明是乐在其中!
12、
这天阿尔法兽突然收到了公爵兽的紧急通讯。
“速来神之领域!速来!!!”
这样的消息一连发了三条。
然而等他火急火燎的赶到神之领域,他看到的却是一群撒欢的猫。
阿尔法兽:???
13、
阿尔法兽没有在神之领域找到他的同僚们,再通过这些猫身上的某些特征,阿尔法兽断定,这些猫就是他的同僚们。
确定他们只是变成猫后,阿尔法兽决定离开这里去调查这起事件。他相信他的同僚们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都会照顾好自己,但是这群小猫不这么想。
14、
要是现在有人路过神之领域绝对能被这里的情况直接吓回创始村。
皇骑的抑制力、孤高的隐士阿尔法兽此时此刻正被一群猫当作猫爬架玩的不亦乐乎,就连身后的披风都被抓的破破烂烂的。
阿尔法兽是不喜欢这样的,但他没有办法。他挥手把小猫们赶下身去,然而小猫们却以为他是在和它们玩闹。
于是小猫们更兴奋了。
于是阿尔法兽身上第五次爬满了猫。
15、
思考了很久的阿尔法兽认命了,他打算把这群猫安置好然后找个机会溜走。不是他怂,而是他真的不擅长应付一群精力过剩的小猫。
16、
经过几天的相处,阿尔法兽渐渐找到了和小猫们相处的方法。
除了那么几只,大部分都是让他很省心的。而且剩下的那么几只给个纸盒子或者毛线球就能安静一整天。
然后就是定期填食填水铲屎了。
阿尔法兽觉得,其实养猫没他想的那么难。
17、
看到他一声令下就跑过来排成一排乖乖吃饭的皇骑喵们,阿尔法兽的内心升起一股淡淡的自豪感。
他觉得,皇骑喵们是喜欢他的。
嗯,是皇骑喵,不是皇骑。
18、
经过几天的观察,阿尔法兽发现,自从皇骑们变成猫后,他们的行为正逐渐向真正的猫靠拢,而且智力也有很大幅度的下降。
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看见艾克萨喵当众舔自己蛋蛋还到处撒尿了。
真是不知道他们变回来后还会不会记得。
19、
艾克萨喵这几天总是喜欢欺负别的喵。
阿尔法兽第一次发现的时候它正骑在斯雷普喵身上,把它们分开后又骑在了颅骨喵身上,再分开后它又骑在了杰斯喵身上。
无奈,阿尔法兽只好给艾克萨喵关了禁闭。
被关了禁闭的艾克萨喵凄惨地嚎叫了一天,吵得其他小猫也跟着躁动了起来。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神之领域再一次充满了‘喵喵喵’。
20、
阿尔法兽就艾克萨喵的情况去咨询了人类的兽医。
兽医询问了艾克萨喵的情况然后给阿尔法兽发了一条信息:你家的猫发情了。
阿尔法兽:???
21、
艾克萨喵发情了,它需要母喵,需要交配。
但这里没有母喵,大家都是公喵,急需解决问题的艾克萨喵只好找脾气温和的皇骑喵解决问题。
你这是欺负老实喵啊艾克萨喵。
22、
了解了艾克萨喵的情况后,阿尔法兽思考了一下。
然后他决定带艾克萨喵去做绝育手术。
23、
奥米加喵知道了这件事,它表示非常的反对。
它跑到阿尔法兽面前,啪啪啪地挠着他的腿甲表示反对。
阿尔法兽把奥米加喵抱起来从头摸到尾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奥米加喵的行为又太奇怪了。
他想了一下,然后左手抱起艾克萨喵右手抱起奥米加喵,既然两只喵都有问题那就都带去兽医院看看好了。
24、
奥米加喵有些生气,阿尔法兽完全没有理解它的意思。
它狠狠地咬住了阿尔法兽的手指表示抗议,结果口腔却被摸了一遍。
阿尔法兽以为奥米加喵是牙疼才咬他的,可他把上牙和下牙摸了一遍没有发现奥米加喵有坏的牙。
嗯?牙没坏啊?
那他咬我干什么?
25、
奥米加喵跑走了,阿尔法兽找不到它了,所以他只好带着艾克萨喵去医院。
他带着艾克萨喵去医院做了绝育手术然后拎了一大包猫咪用品回来了……才没有。
艾克萨喵在半路上就安静了下来,它翻了几下然后缩在阿尔法兽怀里睡着了。确定了艾克萨喵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之后,阿尔法兽就回到了神之领域。
但是…
为什么他只是带着艾克萨喵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皇骑喵们就惊慌失措地挤在一起瑟瑟发抖啊?
26、
逐渐习惯了养猫的养老日子的阿尔法兽以为,在皇骑喵们恢复之前都会这么过下去,直到他收到了数码世界各地数码兽喵化的报告。
喵化像病毒一样在数码世界快速传播,几乎每一分钟都有几百只数码兽变成喵。
等他反应过来时,半个数码世界的数码兽都变成了数码喵。
27、
阿尔法兽决定去找伊古德拉希尔,他不相信这么大的动静伊古德拉希尔一点都没有察觉。
然而等他来到伊古德拉希尔面前时,他看到了一只银白色的猫。
体态优雅,气质出众。
伊古德拉希尔也变成了猫。
28、
阿尔法兽深吸了一口气,他内心有些绝望。
连伊古德拉希尔也变成了猫,他想,数码世界完了。
29、
然后阿尔法兽他…
然后阿尔法兽他就醒了。
30、
“阿尔法你醒了。”
阿尔法兽闻言抬头,奥米加兽站在旁边,关切地看着他。
“看你睡的很香我就没叫醒你…”奥米加兽被阿尔法兽阴森森的目光硬是止住了话茬“……怎么了?”
“不,没什么。”
怎么了?我能说我梦见你们都变成猫了?

奥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给你们看一下我家三宝黑贞姐姐( ̄▽ ̄)

记我大学时代那十三个帅比(五)

那些想加在文里却又不知道插那的小日常:
1、
“经理居然答应了耶…”
“就是啊,太不符合逻辑了…”
“跟做梦一样啊。”
“这种发展简直苏的不要不要的。”
“管他呢!反正我现在心心念念的只有杜夫特了!”
“新晋男神!”
“感谢杜夫特君!”
再次感谢杜夫特君!
2、
就在我打算享用第二半龙虾钳的时候,一股奇特的感觉从心中涌起。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第六感?!有人要乘我不注意抢走我的虾钳?!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我迅速进入一级警备状态开始搜寻敌人,结果我发现的却是玛格纳小金毛一脸'QAQ'的表情盯着我…盘子里的虾钳。
这么说起来,好像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仗着自己身高体壮胳膊长啊?有些人甚至组队抢啊?小金毛好像真的没抢到多少东西。
宝宝不忍心了,宝宝圣母心发作了!
“玛格纳,给你吧。”
“嗯?QAQ”
“虾钳,给你吧。当然你要是不嫌弃我就行。”我对着使劲咬筷子嘴角甚至流出了些晶莹液体的玛格纳指了指虾钳。
“哎…哎哎…这…我…”小金毛红着脸支支吾吾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没关系,反正我也已经吃了一块了。我端盘子走过去把虾钳放进了小金毛的盘子里“看在我俩都是这桌胳(身)膊(高)最短(矮)的份上。”
“滚!!!!!!”小金毛中气十足地大吼一声,但随后又低头红着脸轻声说了一声“谢谢。”
3、
剑皇人如其长相,最喜欢和女生们讨论一些化妆品和穿着搭配。像我这种啥也不抹啥也不讲究的人在他眼里是'最不美丽的'。
4、
中秋晚会我和究V在上面飙二人转的时候,我很清楚的看到,帅比团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清清楚楚地写着一个'蠢'字。
5、
“公爵,他们为什么都喊你红莲?”
“猜猜。”
“猜?我上那猜去。你又不能穿一身红背后背着跟朵花一样的大翅膀乱窜。”
结果,公爵一脸'你怎么知道的'震惊表情看着我。
把妹都把出中二病了吗…?
打那以后,我对公爵的'爱称'就多了一个'莲妈红'。
6、
颅骨是礼仪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没有之一,课上教的每一个动作颅骨都能做的完美做到极致。
但是为什么同样的动作公爵做就显得味道不对了呢?
7、
我至今都没敢告诉任何人院方给杜夫特发的锦旗上的内容是我想的。
8、
为什么我给小金毛递块虾钳都要自己走过去?因为要是递过去的话虾钳绝对到不了小金毛的手里。

记我大学时代那十三个帅比(四)

公爵这几天请了病假,没人来烦我的几天简直舒爽的不行。
学委这几天特别殷勤天天往男生宿舍楼下跑,我把从小姑那里得来的公爵喜欢什么和可能喜欢什么列张单子给学委,助她早日攻略公爵。
赶紧成吧赶紧成吧,成了学委就能请我吃饭了。
“你就不去找小红莲谈谈?”某天上课坐我旁边的剑皇传纸条给我“小红莲这几天可伤心了,呆毛都立不起来了,你的那杯奶茶到现在都没喝完。”
“你回去告诉他别喝了,想喝的话找我,我请。”
“…这是重点吗?”
“咋不是,这要传出去多掉价。除非公爵以后不找女朋友了。”
“……你还是找小红莲谈谈吧。”
“行啊,明天下午咖啡馆,我在那等他。”
明天宿舍大扫除,四点之前不让回,正好让公爵顺便把英语作业借我一下。
咖啡馆
“亲爱的公爵同学,首先呢我要向你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在食堂这种公共场合摔你一跤,给你形象抹黑了。其次,剑皇说你那杯奶茶喝了几天都没喝完,所以我决定了,以后你的奶茶都归我了,想喝就来找我啊。”
“说完了?”
“嗯,说完了。”
“你就不想说一下你为什么不想做我女朋友吗?”
“我不喜欢你啊。”
“我也不喜欢我那五十七个女朋友啊!”
“毛主席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我不想耍流氓。”
“你已经耍了。”
“偶尔耍耍,不碍事。”
“我是认真的,所以也请你认真起来。”
“我是认真的,我就是在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这辈子认准一个人就不改了!”我握住公爵的手“你们很帅,很优秀,能和你们做同学是我大学里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但是你知道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你们离我太远了。我甚至觉得,等我们一毕业你们就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了。所以…”
“你……”
“我知道你们不是普通人,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没有那个父母会蛋疼到给自己孩子取'究V''颅骨''公爵'这么蛋疼的名字的。除非不是亲生的。”
公爵一脸扭曲“我的名字很蛋疼吗?”
“作为正常名字来说很蛋疼,所以这肯定是代号!你们说不定是那个国际组织的间谍/杀手/特工,从小就接受训练,对,被阿尔法的妈训练。其实她也不是阿尔法的妈,只是对外称她是阿尔法的妈。结果等你们长大了接任务了上头才发现你们因为从小就封闭训练导致缺乏社交能力没法完成任务所以把你们送到我们学校让你们和同龄人接触学习。你别说你们组织的名字我才19岁我还年轻我还没吃够!”
“你想的有点多…”
“多就多吧,总之我想说的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就是我失恋了而已。”公爵耸了耸肩。
“不怕不怕,失恋了就再找一个。”我拍拍公爵的肩“你看学委怎么样?虽然矮了点但是人很温柔的。”
“为什么你总把我往她那推?”
“因为学委说了,你俩要成了就请我吃饭。”
“原来在你心里我还不如一顿饭?”
“不如。”
“……”
我读的是专科,大学一共就三年。整个大三基本都在外面实习,很少听到帅比团的消息。
毕业典礼上看见他们了,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照完毕业照后,公爵把我拉到一边说要和我单独照一张。
“为啥?”
“喝过我咖啡的人不少,但你是第一个只躺了三天还没去医院的人。”
感谢地沟油苏丹红毒奶粉以及走到那都能吸到的雾霾君们!感谢九年义务教育三年你不跟老师补课就考不上好学校教育!感谢每科都能让我写一个多小时的家庭作业!没有你们也就没有我这强健的身体!
“就算是感谢你舅爷爷这几年的照顾吧。”
哎呦真不愧是会长大人这都猜出来了。
“二人转是个好东西,以后你要多唱!”
不用不用谢谢。
“我就算不算头发也比你高!不信你过来量!”
小金矮,你妈妈没教过你不要睁眼说瞎话吗?
“实话说,我活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你这么不美丽的人。”“……”
卧槽剑皇这都毕业了你就不能说我点好?!
“这世上能跟我们一桌吃饭抢菜的人寥寥无几,我很钦佩你的勇气。”
…哎呦这浓浓的我是脑残苏文男主角的味道。
“祝君顺利平安。”
谢谢谢谢,也祝你顺利平安。
“其实雪碧鸡翅还可以,但我还是爱吃可乐的。”
没问题,等下次见面请你吃芬达鸡翅。
“睡友,再见!”
再见!
“不用一直喊我小天使啦,我没有小金可爱的。”
不不不你就是小天使!
“哼!”
……哼。
“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吗?”我看向公爵。
“嗯…”公爵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祝你幸福吧。”
“公爵我发现你越来越low了。”
“……”
“实话。”
“……”
就像我说过的一样,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们。
那张照片被我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每次看到它都会让我想起原本不怎么期待的大学生活会这样的精彩丰富。
假如人生就是一桌菜,幸运就是喜欢的菜,不幸就是不喜欢的菜。但是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那些菜我们都要吃下去。不喜欢的味道可以用喜欢的味道掩盖,而喜欢的味道可以来细细品味。我将那段回忆当作一道好吃的菜,它的味道足以让我回味一生。
P.S:虽然到现在他们在我心里都是脑残苏文的男主角。

记我大学时代那十三个帅比(三)

阿尔法的咖啡,神绮太太的料理。二者结合足以扫平整个黑暗料理界。<––这是我这三天浓缩了几百句感想最后总结出来的。
嘛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就是了,起码感想报告逃了,这样我就已经很知足了。感谢阿尔法…的咖啡!
一个假期没见我十分想念我的室友们,回来就一人一个大拥抱。
帅比团还是老样子,包括小金毛的身高。(居然一厘米都没长诶,我好歹还长了那么点)
晚自习的时候奥米加过来为阿尔法的事道歉,我摆摆手说没关系,会长大人你要过意不去的话就把我的早操免了吧。
于是以后我真的再也没跑过操。
大一新生报道都是在开学一个星期后,那几天学生会忙来忙去的,奥米加更是忙的脚不沾地。(有点心疼会长了QAQ)
等大一小鲜肉进来我就成了学姐了!大一一年净装孙子了现在终于可以当爷爷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新生报道后就是军训,那几天我和室友们弄了几箱水摆那买。虽然并没有多少人来买…
为了改变状况,第二天我就把公爵拉过去了。
我为了钱,他为了小学妹。
虽然大二没有晚自习了但今年的中秋晚会还是照常举行了。班长要求每个宿舍出三个节目,我的一帮舍友学习NB这方面就很怂啊。去年就是我顶了俩,今年我就顶一个看你们怎么办。
其实愁节目不光我室友们还有究V。他们宿舍分到我们班的就三个人,他、小金毛,杜夫特。
杜夫特已经不指望了。小金毛上去牺牲色相算一个,俩人合唱个啥也算一个,剩下一个究V就死活不知道演啥了。
我说要不你也唱歌,究V挠挠头说以前他唱过一次结果被扔出去了。我灵机一动说“要不大V你和我唱二人转吧。”
“二人转?”
“对,不难就几句词,听两遍就会了。”
“行倒是行,可这算你宿舍的还是算我宿舍的?”
“都算,有你表演算你宿舍的,有我表演算我宿舍的。哎呀大概意思就这样话我说不明白,总之你这三个节目齐了我也得回去监督那帮大小姐了,回见啊。”
中秋晚会那天,我俩的二人转飙的可带劲了。
班上的学习委员暗恋公爵,纠结了一个假期终于决定告白了。
看到她的计划表时我表示整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样?还有什么遗漏的吗?”学委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总的来说应该没问题。”我把计划表还给学委“不过你确定?傻子都能看出来公爵只是玩玩而已,就是那句话,认真你就输了。”
“我知道,可我就是喜欢他。”
“公爵的历任女票都是大高个大长腿配置,你呢?”我看了一眼学委那还没我高的小个继续打击她。
“你那小姑呢!”
“哦,她是她班唯一的女生。”
“……”
“行行行我答应你不行吗,别拿那眼神看我。”学委那小肉麻眼神看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等成了的话我请你吃饭。么么哒~”
……卧槽怎么办我好想吐…
结果没等我去找公爵他先跑过来找我了。
开口第一句话就天雷滚滚,“你是不是喜欢我?”
“噗–––––!!!”我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喷了一地,“大哥拜托你说话走点脑子行不?!”你妹的公爵今天老娘值日!
“那我为什么每次约会都能看着你?”
“我TM也想知道为什么每次出去都能看着你啊!每次看着你我都觉得眼瞎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恩爱狗给我这单身狗造成了多大伤害吗?!”
“要是这样的话…”公爵眨眨眼“那你做我第五十八任女朋友吧。”
“……公爵你早上起来吃错药了吧?不不不不对,其实你不是公爵对吧你把公爵藏哪去了告你啊赶紧把他交出来不然我把奥米加叫过来你就死定了!啊!”
“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我不喜欢你!哦对了学委喜欢你她想做你女票想一假期了你看计划表都写好了。”我把计划表往公爵手里一拍“赶紧去圆了人家姑娘的梦吧!”
“我不,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我也是窝边草之一,我还要去上课就这样了啊拜拜!”
不知道我现在申请转学还来得及不…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我叫住奥米加,然后把这位大帅哥拉到一个比较隐秘的墙角,壁咚了。
“怎么了?”
“奥米加!大哥!亲哥!我求求你管管公爵吧!你俩不是密友吗?你说的话他能听的吧?”
“红莲怎么了?”
“他泡妹子都泡到我头上了啊啊啊啊啊!”
“恭喜。”
“恭喜你妹啊!拜托你别闹了啊!”
“我没闹,红莲不是小孩子了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奥米加抬手看了眼表“学生会一会儿还有个会,我先走了。”
“诶诶别走啊!别走!奥米加!!!”
从那天以后我就天天躲着公爵。上课坐第一排下课就回宿舍,连饭都是让舍友打回来的。
“你这样可不行啊,”舍友一边嗑瓜子一边劝我“姐告你啊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赶紧跟公爵把话挑明,他要还跟着你你就骂他,啥难听骂啥。”
“哔–––––––––––,够难听不?”
“够!就这个力度,接着骂。”
“这对公爵来说就跟就跟夸他一样,别小看他的脸皮厚度,原子弹都不一定轰的开。”
“…那你还是躲着他吧。”
又过了几天,在食堂,我被公爵给堵住了。
“累不?”
“不累。”
“你不累我累啊!大哥!你有着追我的功夫还不如想想怎么哄哄我小姑!”
公爵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但是仅仅一瞬“先不说那事,把你的事解决了再说。”
我扶额,平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句话,做不做我女朋友?”
“做。”
“我就知道你不同意,不过没关系我…你刚才说什么?!”
“我同意了,你没听见吗。”
“……”
“别那一脸傻样,”我走过拽了拽他那根特别长的呆毛“与其天天被你缠的烦不胜烦还不如答应了一了百了。”
“嘿嘿。”公爵笑着来拉我的手。
我拉住他的手,然后…给他来了一个华丽的过肩摔。
“我们分手了。”把中午买的奶茶放在他旁边,我潇洒地头也不回的走了。

记我大学时代那十三个帅比(二)

我开学一个月,帅比团红遍全校。(我们学校三个校区,还有一个在海边)一个学期结束,帅比团红遍大学城。
总的来说吧,一个字,帅!分着来说吧,理由五花八门。
就拿公爵来说,他一个学期谈了二十八任女朋友。上至大四学姐下至大一学妹,甚至连新来的女老师都不放过打算来几段轰轰烈烈的师生恋。就是被学校制止了。我还记得导员是怎么跟他说的“公爵同学,虽然现在提倡自由恋爱但还是请你收敛一下行为。校方已经决定了,如果你和老师谈恋爱,谈一个留一级。”
还有奥米加,开学一个星期就用三道题把院学生会长拉下来了。开学一个月,这位大哥嫌不够刺激就又用三道题把校学生会长拉下来了。(干得漂亮)
至于其他人,艾克萨是睡出名的。斯雷普是人妻出名的。玛格纳小金毛是萌出名的。究V在运动会上以两分三十二秒的成绩夺冠三千后一举成名。据本人说还没拿出全部实力。
我觉得我应该重点说一下杜夫特君,他这一学期过的简直惨不忍睹。坛子上有人统计了一下:路过篮球场二十七次,被球砸二十七次;路过足球场十六次,被球踢中十六次,其中中头七次中脸两次;被鸟屎砸十二次。饭里吃出虫子三次;被当错人找茬/告白三十七次;收到的情书中有三分之一不是给他的;被车撞三次,不过万幸都躲开了。期末考完试后,学院单面给他发了一面锦旗以及三千块钱慰问金鼓励他的坚强勇敢以及对生活的不拋弃不放弃。
————————
我的专业是旅游,每年大一升大二的暑假院里都会让我们出去'涨涨见识',今年选的是黄果树瀑布。我们学校寒假长暑假短,暑假七月下旬才放,不过我们院考试早,中旬就考完了,所以每年都会选在这一个星期外出。
学院给我们出路费住宿费门票费,吃住肯定都是一般水平<––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想法,正常情况也应如此。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
当地有家酒店店庆,杜夫特抽到了他们的免费券。结果我们这八十多个人吃住都免费了。
颅骨给我们讲了一下发生的经过,当时杜夫特抽到奖券时拿着奖券愣了一会儿。一边的服务人员正微笑把他往里请时杜夫特抬头问了句“可以带人吗?”我猜酒店经理以为杜夫特要带的人是颅骨所以答应了,结果没想到杜夫特带来的是我们八十多个人。所以我们现在能在才能吃饱喝足舒舒服服的泡温泉都是因为大度的经理和帅气的杜夫特君。
感谢杜夫特君!
第一天的'长见识'结束,走了一天的我们现在只想好好大吃一顿。
不过真不愧是剑皇能看上眼的酒店啊,鲍鱼龙虾也就算了居然连锅包肉都能做诶!
酒店给了我们一个大包房,真的很大,能坐下一百来人。桌子椅子摆好后我们都很自觉地帅比团单独放一桌。
我和我的室友们坐在一起挤了半张桌子,可等我上完一趟厕所回来我的位子就没了!我抬头瞟了眼,哦原来是同一桌对面的有两位一班的同学宽度太长把我的位子挤没了。(……)好在,及时发现问题并及时解决没有耽误大家吃饭时间的班主任机智的把我塞到帅比团那桌了。(……)
“哟,大家好啊…”我干巴巴地打了声招呼。
混的比较熟的究V表示欢迎;玛格纳小金毛一副'再叫一个小金毛你试试';剑皇毫不掩饰地表示很嫌弃我不美丽,杜纳斯老样子什么都没说(他就在那看剑皇);颅骨依旧那么绅士的打招呼;斯雷普扶着艾克萨有点尴尬(?)地朝我点点头;杰斯小天使朝我摆摆手;顽固大爷就哼了一声;杜夫特君没理我,阿尔法低头喝咖啡也没理我;坐我右边的奥米加轻点了一下头,左边的公爵…不理他!恩爱狗天天就知道秀秀秀!
服务员陆陆续续地上菜,然而这几个人一点动筷子的反应都没有。
别的桌都吃上了,他们不仅不动筷子还在那里瞅来瞅去!瞅瞅瞅就知道瞅!爱吃不吃没人吃我吃!饿死你们算了!
于是我夹了一只鸡翅。
就在我夹上鸡翅的下一秒钟(还没放盘子里),十三个人齐齐动手,桌子上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就在我愣神的那一瞬间,桌子上的食物就少了一大半!
“卧槽!”我怒吼一声加入了抢菜大军行列。
平时你们嫌弃我就算了,但是抢吃的,不能忍!
在桌子上最后一菜被抢后,第一轮抢菜大赛告一段落。我看着堆满盘子战利品沉思,应该能吃个半饱吧?
享用食物的愉快过程中我抽空看了眼其他桌,欢声笑语好不和谐。在看我们桌…跟鬼子进村了似的。
随着服务员推门上菜,第二轮抢菜大赛即将拉开帷幕。然而这次上的菜却是今晚的硬菜之一的–––––大龙虾!
龙虾的身体被切成了六块摆放在盘子里,上面淋上了浓郁的酱汁,诱人的香气在开门的一瞬间就布满了整间屋子。龙虾的脑袋钳子和尾巴也被摆在盘子上,那微微翘起的钳子仿佛在向我们招手。
然而龙虾只有六块,也就是说只有六个人能享此荣誉!我算知道了为什么之前他们在哪里瞅来瞅去了,怪我心思太单纯。
“预备,抢!”随着班主任一声令下,十四双筷子一起伸向了龙虾君。
混战中,究V率先抢到了一块。杜纳斯也抢到了一块,但是分给剑皇了。艾克萨也抢着一块,和斯雷普一起分了吃了。杰斯小天使也抢着一块,孝敬给顽固大爷了。阿尔法抢着一块,看了半天分给了奥米加一半。最后那块让公爵抢着了。
我抬头看向颅骨和杜夫特,可怜的我们三个难兄难弟连一块龙虾都吃不着…我就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夹了一块龙虾钳。
龙虾壳有点硬我敲了半天它都没有漏点缝。无奈之下我只得求助于他人。
余光一瞄,公爵笑眯眯地看着我,一脸'求我啊求我啊求我我就帮你弄开'。于是我毅然决然的去找奥米加了。
“奥米加,帮我弄开我分你一半。”
奥米加抬手'刷'的一下,龙虾钳从中间一分为二。“谢啦。”我夹起一半龙虾钳放到奥米加盘子里。
下一秒就听剑皇在那里笑一块钳子能有多少肉。于是我用筷子从壳里拨出能有我一半拳头那么大的肉狠狠打了他的脸。
龙虾钳:实力打脸。
就这样,我一边心满意足地吃龙虾一边看他们抢另一只龙虾钳。
看来大家都干劲十足嘛,毕竟虾钳肉很大嘛…噢噢噢要抢到了要抢到了!哎呀被抢走了…公爵你都独吞一块了就不要在跟其他人抢了嘛艾克萨不准用手!啊啊啊飞起来了!
飞起来了!往我们这边飞了!!
“奥米加!”
又'刷'的一下,龙虾钳精确的一分为二一半落到我的盘子里一半落到奥米加盘子里。
“Cool !奥米加!Give me five!”我伸手要和他击掌。
但是奥米加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击掌啦,来,把手给我。”我拉过他的手,五指摊开成击掌形,然后拍了一下“Yeah!”
“这是什么意思?”奥米加一脸若有所思。
“合作愉快,或者打招呼庆祝胜利,多适用于朋友搭档之间。”
“纳纳,”剑皇伸手“Give me five。”然后杜纳斯面无表情地拍了一下。
看来恩爱狗名单里得再加两人了。
第三轮抢菜大赛开始不久我就吃饱了,盛了一碗菌汤边喝边他们抢菜。结束后我拽拽奥米加的袖子问道“奥米加奥米加,为什么阿尔法只喝咖啡不吃饭啊?”
“不用管他。”
“哦…”我应了一声刚要回头,阿尔法就举着咖啡杯问我“想尝尝吗?”
“可以吗?”
“当然。”
阿尔法话音一落,四周的氛围瞬间就不对劲了,连目光一直都没从虾钳上移开的小金毛都一脸同情的看着我。
“怎、怎么了?”
“阿尔法的咖啡是根据他独特的口味自己调的,你不要喝。”奥米加一边瞪了阿尔法一眼一边解释道。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会长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第二天早,我们收拾完准备下楼的时候阿尔法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
“这是…?”
“咖啡啊,我刚泡好的。”阿尔法竖了根手指“小声点,我可是趁奥米加不注意偷偷跑出来的呢。”
看着阿尔法亮晶晶的眼睛和一脸期待的表情我没忍心拒绝。又因为要到时间了于是我就一口干了。
这一干,就让我上吐下泻躺了三天瘦了一圈回家我妈还以为我受了什么虐待硬要给老师打电话。

记我大学时代那十三个帅比(一)

大一下学期开学,我们系转来了十三个帅比。
那天因为没赶上一班车所以回学校有点晚,把东西收拾收拾再吃个饭就要上晚自习了。虽然离上晚自习还有一段时间可我懒得再回宿舍跑一趟就干脆去教室待着了。
一般来说,教室没班上课的时候都会有学生在上自习。所以我进教室的时候除了被一堆五颜六色的毛稍稍吓了一跳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想法。
六点多的时候,班长和一班的班长一前一后走进教室…就算老师在群里提前通知了今天晚上两个班一起上晚自习你俩也不用一起约好了来教室还摆出一副'我们只是在门口恰巧碰到了而已'的样子啊,大家都懂的。
每次上晚自习之前都有特定的清场环节,为了避免其他系的人睡觉玩手机而算到我们班上。所以这次也不例外。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所以我也没往后头看,一会儿他们就得背包走了然后开门教室老破门就得吱呀吱呀的响半天弄的满走廊都能听见……等下!为什么这么久还没人走出去?
我一回头,两个班长正一脸吃了翔的表情和粉色衣服的女孩说话。
唔…女孩子比较好说话吧,说话就说话吧但是他们为什么会一脸吃了翔的表情?
班长们说了很久但是那个女孩子一点都不为所动,于是直到晚自习开始班长们都没能成功清场。(哈哈哈)
七点整,我上学期只见过三次面的班主任和一班班主任准时推门进来“同学们~假期过得怎么样~?老师过的相当开心呢~~~”没等我们说话就听班主任又说“哎呀呀,看来你们和新同学相处的不错呢。这样老师就放心啦。”
新同学……?该不会是那堆五颜六色的毛吧?!
班主任话音刚落班里就炸锅了,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
“不要用这种眼光看老师了嘛,老师也是刚知道的啊。”班主任一脸无辜的摊摊手。“新同学们呢?都坐在一起了吗?哎呦怎么都跑后面去了?…”
woc还真是那堆五颜六色的毛啊!
“…既然都坐一起了那就从左到右依次自我介绍一下吧。”
当班主任提到新同学的时候我只有两个想法。第一个:哎呦我的妈呀可算有人来拯救我们系违背全校的男女比例以及被全校嘲笑全校垫底的班级人数了!
我上的大学是一所以理科为主的学校。男女比例失衡到一定境界!据说五个男生里就有四个找不到女朋友!不过我们学院是全校唯一一个文科学院,女生多点很正常…不,应该说基本全校的女生有一半都在这儿…但是为什么别的系男女比例都是一比一就我们系的男女比例为一比二?一比二也就算了为什么年!年!如此!?
我们系的男生都快成全校公敌了…虽然今年我们系才有不到三十个男生…然而今年我们系大一新生只有七十个!我班三十一班四十,军训时教官硬生生地用不到五十个人排出了一百个人的效果!别人一个班顶我们一个系!……还多!
至于第二个想法:新同学……真他娘的帅啊!
按照班主任指定顺序第一个应该是那个粉衣粉毛的女孩子,然而第一个站起来的却是坐在最后一排中间的一身黑。
一身黑站起来道“我叫阿尔法。”说完又指了指他旁边的一身白“他是奥米加。”
阿尔法奥米加…那贝塔和伽玛呢?
阿尔法介绍完奥米加就坐下了,第三个站起来的是奥米加旁边的银发男生。“大家好,我叫公爵。”男生说完笑了笑就坐下了。
啊啊啊有呆毛有呆毛有呆毛!
“我叫究V,这是玛格纳。”一个蓝发高个男生站起来,同时还一把抱起他旁边的看上去只有十五岁的金发男生“小金就是长得矮了点,其他的…哎呦!”
被打了耶…
“我叫斯雷普。”又一个紫发的男生站起来,自我介绍完后开始拽他旁边那个自我进来就没看他醒过的男生“他是艾克萨。起来了…艾克萨起来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不管斯雷普怎么拽艾可萨就是不起来,斯雷普因用力过猛一张俊脸憋的通红(看样子脸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可艾可萨就是一动不动。
坐在他们前排的男生看不下去了,起身帮了斯雷普一把。在他的帮助下我们才看见艾可萨长什么样。(然而我这个脸盲症晚期患者从来都是看发型的)“我叫颅骨。”男生一边帮忙一边介绍了一下自己。
“杜夫特。”颅骨话音刚落坐在他旁边的那个标准金发碧眼男生开口了。不像其他人一样都是站起来介绍自己的,他是坐着说的。再加上冷淡的语气又板着一张脸。
呵呵小子你很狂嘛,不过看在你长的这么帅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我叫杰斯。”一直坐在窗户旁边的两人中'较年轻'的那个男生站起来道“这是我师父顽固。”
…其实有时候吐槽吐着吐着就不想吐了…
“杜纳斯。”与芳香隔了一座的一个银毛大个子站起身来。
最后就剩下杜纳斯身边的那个粉毛的妹子了。毕竟是唯一的妹子啊,男生们都在她站起来的过程中不由自主的放慢呼吸了。
妹子拿出了一朵玫瑰花…
妹子要开口说话了…
妹子开口说话了…
“大家好,我叫剑皇。”
“……”
全场寂静。
大家都被这赤裸裸的现实打击的不要不要的。虽然一开口声音苏到爆可这音色分明是个男声!
唯一的'妹子'居然是个男的,男生们的心里悲伤逆流成河。
班主任又叮嘱了几句后就走了,留下班长们看自习。班主任前脚刚走我们后脚齐齐掏手机。
我们系两个班,每班都有各自的班群,还有一个两个班都在一起的群。除了有啥通知冒个泡之外其他时间都没有人。不过今天,群爆了。
大家都在质问班长们。女生们质问为什么有帅哥不告诉她们。男生们质问明明知道粉毛是个男的为什么也不告诉他们。还有一堆人趁新同学没加进来可劲发花痴刷屏。总之群里是一片混乱,班长们被质问的毫无还嘴之力最后找个理由跑了。
回到宿舍后我把该整的都整完之后开始刷空间。果不其然,又被刷屏了。我管室友要了几张偷拍的照片整理一下发了一条说说。
没到五分钟,底下的留言评论就一长串了。90%都是我以前没说过几句话确又不知道怎么加上的中小同学们在管我要帅比们的电话。我给这帮人群发了一个嘲讽脸就把他们都拉黑了。
算了,睡觉吧。

他说内容违规,那好吧我换图片试试